Eagles老鹰乐队:姗姗来迟的传奇经典

如果在25岁~40岁的中国人中做个调查:哪首歌是你最早的欧美摇滚音乐启蒙?很多人肯定会投票给老鹰乐队(The Eagles)的传世之作《加州旅馆》(Hotel California)。现在,这支殿堂级元老乐队线日在上海世博文化中心,3月12日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属于那些业已当爹当妈的大龄青年们的最初感动,等候被再次找回。

想当年,有多少青年才俊因为听到《加州旅馆》诡异迷人的前奏,第一次动了拿起吉他的念头。夹在“爱与和平”的嬉皮士风潮与无政府主义朋克运动之间,这诞生于1976年的旷世金曲,勾勒出一幅完全不同的颓废、迷惘但又不失安逸、充满诱惑的世外景观。

在2003年三联出版的《歌:木吉他的纯真往事》一书中,罗列了由于晦涩不清的歌词和指向不明的意象,《加州旅馆》曾被误认与信奉撒旦崇拜的有关的种种缘由。尽管各种版本的传言不断——例如有人说若把歌曲倒转过来播放,便会听到多句含有“Satan”(撒旦)字眼的歌词——可数十年来,却始终无人找到“加州旅馆”的真正原型,老鹰乐队也一直对此不置可否,这倒因而成了20世纪西方流行音乐史上一大谜团。

美国的乡村音乐传统,对于大多数中国人的听歌口味、习惯而言,通常没有太大的参考性,与此对应的是历届格莱美捧红的乡村乐明星在国内普遍不算很高的人气。但老鹰(The Eagles)是个特例,这不仅因为他们使乡村摇滚成功蜕变为了洋溢着西海岸温和气候的加州摇滚,而且还确实是我们最早接触到、并广受喜爱的欧美金曲乐队之一,代表了60后、70后一代对西方流行文化曾经有过的神秘向往。

1999年,RIAA(美国唱片业协会)将老鹰在1976年发行的精选集《Their Greatest Hits 1971-1975》认证为“世纪最佳销量专辑”,因为它在美国地区的总销量,甚至超越了流行之王迈克尔·杰克逊的那张史上最畅销专辑《Thriller》。

谈到首次中国之行,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鹰乐队核心成员格林·弗雷(Gleen Frey)却有一丝忐忑:“我看到了可能在中国演唱的曲单,但有些担心,毕竟我们的所有歌曲当时并没有在中国出现,不会像在美国本土,可以唤醒人们最初听到那些歌时的回忆。”他也深感,除了《加州旅馆》和《亡命之徒》(曾被中国台湾歌手王若琳翻唱过)这两首最获商业成功的作品,大部分中国听众对老鹰的完整音乐生涯并不十分了解,其实他们还有非常多的慢拍抒情或公路阳光经典,像《New Kid in Town》《TakeIt Easy》《Tequila Sunrise》《One Of These Nights》等。一半是魔鬼的灵感,一半是天使的优雅,这才是老鹰追求的至高音乐境界。

在2010年全球最赚钱的演唱会中,老鹰的“远离伊甸园世界巡演”以1亿美元的年收入排行第九。和很多恐龙级的殿堂乐队一样,他们也多次经历了从解散到重组的分分合合。所幸即便迈着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步伐,他们的创作欲望还未彻底消退,格林·弗雷坦言老鹰在今年还有新专辑计划(他们上一张大碟是2007年的《Long Road Out of Eden》),“制作一张好专辑需要耗时很久,这是一个大工程。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妻子和孩子,我们需要很多时间来承担这份责任……亚洲是巡演的最后一部分了,等这部分结束,我们就开始筹备制作新唱片了,这是目前最翘首以盼的。”

当然了,能亲眼见到这四个在舞台上依旧能弹、能唱、能跳的“超级老男孩”,本身还是非常惊喜的。“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时代过去了,那句“哥不是传说”被再次验证,中国的欧美歌迷更愿接受的恐怕还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在提前预祝老鹰乐队来华演出圆满、演出商赚个盆钵满溢之余,笔者更想视之为一次适时的“破冰之旅”。毕竟,还有一些比老鹰更伟大的世纪音乐传奇健在人间,在他们的有生之年,我们等待着在中国本土亲眼见证,比如鲍勃·迪伦、麦当娜和滚石(The Rolling Stone)。

尽管天生只有一副并非正统意义上的好嗓子,但PJ Harvey这个充满黑色激情的“布鲁斯朋克女神”,一度站到了90年代流行音乐的最前沿。她不乏人文特质的女性进步意识,承袭自Janis Joplin和Patti Smith,曾让摇滚乐变成了最严肃的通俗音乐形式。

可惜,昔日的先锋,往往到最后就只是今天的浮云。《Let England Shake》是PJ Harvey时隔两年发行的第八张录音室唱片,和上张备受好评、灵感依存的个人专辑《White Chalk》相比,甚至和2009年与御用制作人兼乐手John Parrish共同创作的《A Woman A Man Walked By》对比,都难见特别出彩之处。新碟标题固然打得异常响亮,但逐渐疲软下来的创作力,欠缺一首辨识度较高的主打曲,只能算是勉强满足怀旧饥渴的中规中矩之作。另外,有趣的是,这也是Harvey10多年来第一次未在专辑封面上添加自己的个人影像。

每轮到英伦乐坛班霸Radiohead发新碟,总汇集了全球上百万独立音乐迷的目光,因为他们是为数不多积极应对传统实体唱片工业消亡,且又不隶属iTunes等数字下载阵营的健在伟大乐队之一。其灵魂人物Thom Yorke,被认为是未来主流摇滚界的前沿风向的引领者。

也许是2007年那张蓄意革新的《In Rainbows》太受称道,Radiohead的新作,在普遍的高期待下,难免有些令人失望。碎拍舞曲的电音节奏、干净消失的吉他失真、轻描淡写的真鼓点缀,以及Thom Yorke在多重混响中接近虚无飘渺的人声,这些三四年前让人耳目一新的元素,如今又被纯熟演绎了一把。他们终于无力突破自我,却选择赢取更大的商业成就。数字版的《The King Of Limbs》并未采用前作的自由付费下载方式,而是“明码标价”,定于3月9日上市的实体版唱片更打着“世界上首张报纸专辑”的噱头,容量多多,价格不菲。

事件如果你有细心统计过,在历来拍得最为成功的人物纪录片中,音乐人题材的数不胜数。杰克逊、猫王、约翰·列侬等自不用说,铁杆乐迷总能开出一长串清单,从鲍勃·迪伦的《没有家的方向》、大门乐队的《当我们变得陌生》、雷·查尔斯(Ray Charles)的《雷之心灵传奇》和约翰尼·卡什(Johnny Cash)的《一往无前》,一路看到大卫·鲍耶(David Bowie)的《纸醉金迷》、“痞子”阿姆的《8英里》和快乐小分队(Joy Division)的《控制》……这不光成了各大影展、好莱坞工业向偶像致敬的传统,还有更深层次的寓意:假如没人为你拍一部传世的传记电影,那么你还不够格被写入20世纪文化名人堂。

现在,连RB界当红小弟贾斯汀·比伯的3D自传电影《永不言弃》都公映了,不抓紧纪念一下那些祖父辈的一代宗师怎么行?日前,搁浅多年的美国已故RB传奇歌手马文·盖伊(Marvin Gaye)的纪录片筹拍工作,才刚刚变得靠谱起来,有了些实质进展。据悉,曾经执导《肮脏与愤怒》《摇滚狂潮》的朱利安·邓波将接过导演筒,该片片名“疗法”则是源自盖伊后期的一首同名畅销歌曲《Sexual Healing》。在《滚石》杂志评出的历代500张最强专辑中,马文·盖伊1971年的白金唱片《What’s Going On》高居第6位。关于他的死,也是一个天大的悲剧——由于生意上的纠纷,他在1984年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枪杀,终年仅45岁。

事件 2011年初,放眼整个地球,还有哪支乐队比“门廊之火”(The Arcade Fire)更火、更风光?第53届格莱美刚颁给他们“年度最佳专辑”这个最有分量的大奖,在仅仅随后两天的第31届全英音乐奖上,他们又摘取了“国际最佳组合”“国际最佳专辑”两项荣誉。一时间,全球的流行大腕们仿佛突然谦让起来,纷纷给这支独立摇滚乐队让道,独立音乐似是从初出茅庐的生力军,一路杀到了真正的殿堂顶点。

但他们有朝一日会征服大众似乎又是命中注定的。尽管来自加拿大的后摇滚、电子舞曲之乡蒙特利尔市,“门廊之火”却坚持做着最有主流听众基础的吉他摇滚,凭借2004年的处女专辑《Funeral》一鸣惊人,2005年以标题“加拿大最迷人乐队”登上《时代》杂志封面。在音乐根源上,他们是很多著名大牌英伦乐队的“私生子”——从Taking Heads一直到The Smiths,但也对木琴、提琴、手风琴等旋律优美的古典乐器青睐有加。

总的说来,“门廊之火”并不酷,不够玩世不恭,也绝对不是什么当诗人的料儿。他们更像是一群浪迹天涯的传教士,带着一本正经的知识分子姿态和人文主义情怀,抒发着最平凡朴实的感悟,探究着人类博爱、怜悯、救赎等宏大主题。具备了如此之多符合主流审美、主流价值观的优良素质,格莱美年度专辑大奖的评委们怎么忍心不让他们大红大紫、笑到最后?难不成要继续让时尚魔女Lady Gaga兴风作浪,甚至“招安”那个现在才知道浪子回头的“痞子”阿姆(Eminem)?

事件有时候,回归总比告别来得更突然、更低调,昔日的华语乐坛流行天后孙燕姿,恐怕便是一个典例。时隔4年,她将在3月8日发行个人新专辑《是时候》,以此表明回归的诚心实意。尽管这有可能会是今年上半年华语乐坛的最热门事件之一,但媒体并未趁热打铁地炒作。毕竟在2010年,我们见证过太多乐坛老炮争相复出,创造市场奇迹者却寥寥无几。

早在去年末,微博上就流传过死忠歌迷用PS软件“山寨”的孙燕姿新碟“封面”,但直至今年1月底,她签约数字娱乐运营商滚石移动旗下唱片公司(美妙音乐)的消息才正式浮出水面。近期,由于自情人节以来的专辑预订量超出估计,导致预购赠品来不及制作,故唱片公司将原定的发片日期(3月1日)推延一周。记者曾致电滚石移动的相关工作人员,对方表示孙燕姿的专属工作团队目前正在台北赶拍宣传大片,“简直忙得炸开了锅”。

孙燕姿当年有多红?大部分80后或许都还记忆犹新,其地位至少不逊于如今的华纳音乐一姐蔡依林,人气号召力和作品传唱度甚至还要更高。虽相比邓丽君、王菲这些被“神化”的时代偶像还有些距离,但若只论在20~25岁年龄段歌迷中的影响力,孙燕姿恐怕更胜一筹。至于这次“孙天后”的回归,能不能为原创力逐渐疲软的华语乐坛注入一针强心剂,暂时还难下结论。好在她并不只是搞搞巡演,唱唱影视主题曲就算了,而是先实打实地发布了一张新专辑。现场预告

因为坚持真唱、身体不适等客观原因,萧敬腾在2011年的春晚舞台上不慎唱“走”了音。事后,他表示自己很郁闷,但还好后果不算很严重,因为他还有机会于2月26日这个夜晚,在Mr.ROCK洛克先生上海演唱会上好好弥补一下歌迷。

之前举办的台北、北京站个唱,都收获了不俗的票房成绩。融合了摇滚劲歌的激情与抒情金曲的柔情的“萧式唱腔”,一向非常有杀伤力,可谓大小通吃,不仅俘获了一簇90后的青春少女,还很合许多三四十岁“师奶”们的心意。

这个即将来临的“上海滩之夜”将是萧敬腾此次内地巡演的收官之场。除演唱《王子的新衣》《原谅我》《我不会爱》等经典外,他承诺还会在现场加入一些上海元素。由此猜测,他翻唱上世纪20~30年代的老上海情歌的可能性极大。

法国DJ Vitalic是当下名震欧美的电音大师。经过在地下音乐圈的多年磨练,他于2001年发行首张EP《Poney》,一举成名,舞曲《La Rock 01》更被誉为当年的“Club国歌”。4年之后,他发行了首张专辑《OK Cowboy》,奠定了其“法式电幻大师”地位。和许多一味追逐产量、昙花一现的流行DJ不同,Vitalic并不一味追求发行速度,而精雕细琢地维护旋律的完美性,并融入时下新潮的曲风。

2009年的唱片《Flashmob》(中文译为“快闪族”),是Vitalic音乐生涯的一个巅峰,他的独特声响赢得了Daft Punk、Aphex Twin等电音界巨星的疯狂追捧,证明了他依旧是有超凡驾驭能力的舞池灵魂。今年3月17日,Vitalic把舞池主场移到夜幕下的老北京城,他将和中国的本土电音先锋一道,操纵一个疯狂之夜。

人都难免流露出矫情的一面,何况是那些喜欢把自己搞得整日整夜都很情绪化的音乐诗人。Twee Pop这个新生的风格名词,就是用来专指那些略显矫情但又旋律动听、多听无害的小清新音乐的。

“如果我开心起来,我的歌声就不再优美;但如果真的我开心了,我才管不了那么多。”瑞典独立音乐人、新一代Twee Pop教主Pelle Carlberg这样形容自己情绪与音乐的关系。在他的歌中,忧愁总是不必的,因为他只将快乐和悠闲作为起点,杜绝把“悲伤留给自己”。

Pelle Carlberg另一身份是瑞典知名流行乐团Edson的主脑,他的乐队及个人专辑都获得过海外专业音乐网站Allmusic四星以上的评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