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兰西到北京西山——中法民心的世纪相守

新华网北京5月8日电(记者任沁沁)近一个世纪前,法国诗人圣·琼·佩斯在北京西郊的一座叫“桃源”的道观里,以妙峰山庙会为背景写下印象派长诗《远征》。1960年,他因此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2014年5月8日,来自中法两国的诗人在当年圣·琼·佩斯创作地,共同见证了圣·琼·佩斯纪念亭落成揭幕、纪念石刻立碑仪式,并朗诵了《远征》选段。

“……我的脑海中浮现你们梦中的城池,我选定人迹罕见的集市来作我的灵魂纯粹的交往,在你们中间不可见的而我现在的出没一如风中一把荆棘的烈火……”诗人们用深情的吟诵,致敬这位书写了一段中法文化交流佳话的前辈。

圣·琼·佩斯于1916年至1921年曾任职于法国驻华使馆,期间在京西创作诗歌。2008年经专家组考证,西山桃源和金仙寺方亭为圣·琼·佩斯著诗处。

从北京市中心驱车30公里,便来到当年诗人逗留写作处。上世纪六十年代,这里曾被废毁,仅存基址。

出于对法国文化的尊重和对圣·琼·佩斯的敬意,中国民企中坤集团捐资按原貌复建了金仙寺与方亭,即今天的金山寺和圣·琼·佩斯亭。

“复原遗址,重新梳理历史脉络,我们希望保存的,不是建筑,而是时间长河里永不褪色的民族交往、文化交流记忆。”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说。

不久前,习主席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讲话时指出:“国之交在于民相亲。中法关系能有今天这样的好局面,要归功于两国人民心灵相通、感情相亲、守望相助。”

北京西山,是距离京城最近的山脉,山峦叠翠,谷壑幽深。在这里,圣·琼·佩斯亭只是中法交流的见证之一。

西山妙峰山下管家岭一带,“藏”着一片遗址群,横跨温泉镇和苏家坨镇,它们是上世纪初一批法国精英的聚居地。

除了圣·琼·佩斯,还有《红楼梦》法文翻译者铎尔孟、法国著名医师贝熙叶等。他们在这里形成中法文化交流圈,推动两国民间友谊和文化事业的蓬勃发展。

贝熙叶被称为“白求恩式的国际战士”。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在西山的贝家花园度过。贝家花园三组建筑目前保存完好,成为中法人民传统友谊的重要见证。

而由李石增、蔡元培等人在温泉村创办的中法大学,几经扩充成为闻名一时的综合性大学。里昂中法大学是她的海外分校。

海淀区文联主席卫汉青说,圣·琼·佩斯亭、金山寺、贝家花园、温泉村中法大学及及其附属机构等遗址,是近代中法两国民间交往的重要历史见证。

“近代以来,中国一直处在抵御外侮的斗争中,然而民间却活跃着这样一群中法精英,在战火纷飞的中国土地上,营建起一个‘桃花源’般的新农村。”黄怒波认为,这是一种超越国界的诗意实验,具有永不泯灭的国际意义。

去年开始,海淀区政府启动了西山中法文化史迹群的整修改造,包括修复贝家花园、北京47中(原中法大学附属温泉中学)的部分院落等,预计遗迹修复工程将在今年年内完工。

“感谢北京所做的一切。”法国著名诗人雅克·达拉斯说,正是对历史的珍视,让中法两国在饱经沧桑的岁月里,执著携手,将友谊定格在民族记忆里,也延续在更辽阔的未来。

事实上,当法国精英为东方古国的神秘所吸引而定居中国时,浪漫自由的法兰西文明也深深吸引着中国进步青年。他们以留法勤工俭学为契机,吸收法国和欧洲文化丰富养料,成为推动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卓越人物。

前段时间在北京新文化纪念馆举行的《印记——法国文化在中国1900-1949》展览,吸引了不少中国人驻足。

严慧英女士在一张照片前陷入凝思。照片上的人,是她的祖父严济慈。20世纪初,严济慈留法学成归国后,为中国物理学的奠基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严慧英说,正是两国民间友好交往的一个个瞬间和故事,共同构筑了中法两国和平稳定的坚实桥梁,描绘了中法世代友好的动人图景。

“于是异邦人,全身新思想的装束,默默的征途中仍又许从戎了:他眼涎盈眶……大地乘自己生翼的种子飘移,宛如一位诗人乘自己的谈笑云游……”圣·琼·佩斯在《远征》中写道。

以心相交,成其久远。法国诗人安德烈·维尔泰说,法国是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相信未来漫漫征程中,中法之间会发生更多诗意的交会,相融相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