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弗兰肯斯坦》肢体表演如何做到更“极致”

舞台剧《弗兰肯斯坦》是英国剧作家尼克迪尔改编自女作家玛丽雪莱1818年创作的西方首部科幻同名小说,此次中文版由英国导演多米尼克德罗姆古尔和中国导演李任执导,袁弘、郑云龙、闫楠、王茂蕾联袂领衔主演,他们四人分别在不同的场次交替扮演“弗兰肯斯坦”与“人形生物”,来体验相互间对立又依存的人格。

除了四位男主演外,该剧的其他角色演员也非常值得关注,剧中由黄宏饰演的老人德拉西虽然双目失明,但内心却无比的善良和宽厚,而编舞兼形体执导王亚彬不仅针对三位人形生物(袁弘、郑云龙、闫楠)各自不同的性格与舞台表现力设计了肢体动作,让他们舞台上爆发出不同的戏剧感染力,由她本人出演的女人形生物也以女性视角重新解读了人形生物悲怆的命运,尤其在双人舞中,王亚彬通过舞蹈语言精准地传递出人形生物对于爱的渴望与想象。记者专访王亚彬,揭秘形体创作的幕后故事。

很多中国观众曾通过“新现场”在影剧院看过英国国家剧院现场的高清版《弗兰肯斯坦》放映,那是导演丹尼博伊尔2011年执导的版本,由“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和约翰尼李米勒主演。2018年,奥哲维文化总裁李琮洲从英国国家剧院原版编剧尼克迪尔手上买下剧本版权,决定制作出中文版《弗兰肯斯坦》。

今年年初,王亚彬接到制作人李琮洲的邀请,希望她担任《弗兰肯斯坦》的编舞及形体设计。带着对这部作品的喜爱,王亚彬在前期做了很多必要的功课,除了阅读剧本以外,她还阅读了玛丽雪莱《弗兰肯斯坦》的原著,以及关于玛丽雪莱本人的英文版记述,同时还看了多个版本《弗兰肯斯坦》的电影。王亚彬回忆,在创作过程当中,主创团队采取很多种工作方式,除了前期线上的剧本围读外,当剧组开始进入线下排练时,也开设了形体工作坊,同时进行编舞及形体设计,不断地积累素材。

中文版《弗兰肯斯坦》,王亚彬首先在肢体方面做出不同于原版的创新。在她看来,剧本只是一个框架,这些加入到中文版《弗兰肯斯坦》的演员们,在形体方面其实有着更多突破的可能。王亚彬表示,因为每一个人形体本身的状态以及个人气质都非常不同,那么需要根据每一个人不同的特质来进行创作。“比如这个剧中前20分钟,我们基本上是通过肢体语言在讲述人形生物的诞生,他如何接触人类,如何了解人类社会,如何面对生存环境,如何认识人物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对待彼此的表达方式,这一切其实都非常有助于在形体方面有一定创新的表现。”

同时王亚彬强调,在原版作品中,英国国家话剧院的舞美设计,是以一个非常具象的方式来设计整个人形生物的成长过程。“他们在场景当中有非常明确的舞美提示,如当他进入到自然环境当中,认识到自然环境当中有雨,他们就真的有雨落下来,真的就有青草从地面生长出来等,非常写实。这不仅容易让观众理解,对于演员的表演来说也相对容易得多。”在中文版《弗兰肯斯坦》的舞台上,王亚彬希望将演员肢体的表演力发挥到一个极致,因为最终还是要依靠演员通过无实物表演,去表达环境当中他所经历的一切。“正如人形生物接触到的雨水,晒到阳光,水洼里看到自己,这些自然环境的感受都需要演员无实物表演。因此,无实物且没有实际置景的配合下,肢体表达就变得尤为重要,只有透过演员的肢体表演,才能让观众明白或理解到人形生物的感受,我们在肢体方面做了很多的尝试。”

在编舞方面,王亚彬可谓非常严格地遵照导演的意图去完成创作,如剧中人形生物与女人形生物一起完成的双人舞,就是导演想象出来的。王亚彬表示,当时导演希望透过女人形生物,让人形生物感受到一种同伴的存在与温暖,意识到原来是可以透过这样的方式去认识到同类的存在,所以这段舞在编创的时候,王亚彬也非常地小心。她觉得作为舞台剧,切忌把戏剧当中的舞蹈做得太舞蹈化,那样会让观众觉得更像是舞剧。在王亚彬看来,中文版《弗兰肯斯坦》是要让肢体可以更好地辅助于人物展现,这也是特别大的一个难点。

新京报:作为戏中“女人形生物”的扮演者,你是如何解读这一形象与整部作品之间的关系?

王亚彬:其实她是男人形生物的想象,这与主题息息相关。男人形生物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开始慢慢认知世界之后,他也渴望得到一个与自己近似的同伴,而女人形生物就是在这样一种想象与幻想当中出现的。

这中间有几个关键的节点,首先是人形生物在梦境当中,梦到了女人形生物,并且感受到了男女之间的一种温暖,肢体上有了接触。这一切与他在德拉西老人小屋里所看到阿加莎和菲利克斯那对非常相爱的夫妇有关系,促使他也渴望有一个伴侣的陪伴,于是梦到女人形生物。当她出现在梦境当中的时候,非常的轻盈飘逸。

王亚彬:当女人形生物最开始出现的时候,要让人形生物感受到一种爱的力量,进而显露出他对于爱的渴求,同时又要像精灵一样引领着他去感受一些非常不同的温暖。后来当维克多最终把女人形生物创造出来的时候,那一刻,其实对于演员肢体细节的控制尤为重要。比如,女人形生物的眨眼是非常缓慢的速度,这些细节会让观众感受到她的意识并未完全被注入,她的身体始终保持一种形态而不僵硬,跟随着人形生物以及维克多在身边表演时,要去做一些柔软的配合。我们还有一些细节上灵动的处理,这些都是为了更好地让女人形生物看上去更真实,超乎人类的想象。

王亚彬:女人形生物出现的段落处理以及编舞理念上都有不同。原版的编舞给人一种非常直白、非常强烈的感受,我们中文版的处理方式则非常具有东方审美,温婉且静谧,同时也有非常厚重的情感灌注在里边。

王亚彬:点睛与链接,她是男人形生物的一个对照,她的存在以及被毁灭使这个故事的戏剧冲突显得更加尖锐和锋利。

王亚彬:这一段导演有要求,希望透过女人形生物去让他感受到比如拥抱的温暖、身体的重量,对视之间的思想沟通等。这里我用到几次不同的接触方式也是逐层递进的,让人形生物逐渐去感受到自己所希望拥有的感觉。双人舞当中,我们用了极简的动作方式,没有特别反复地去进行编排,因为还是要保证角色在戏剧表演当中符合人物特征,而不是在表演当中,突然之间就跳了一段非常唯美的舞蹈,不是这样的概念。我们对于每一个步伐、每一个目光的接触、每一个指尖的触碰的设计都是极简的,但依然可以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王亚彬:我觉得戏剧和舞蹈非常相像,都是讲究“控制”。戏剧舞台上,演员们要控制自己的嗓音、情绪的表达,这与我们舞者在舞台上,去控制自己的肢体是一样的道理,但是不管以哪种方式,最重要的还是要让人物内心和外在形式匹配精准,这一点其实特别重要。另外,在舞台上表演时,无论哪种形式,其实传达的是人的内心世界,那么形体上需要经过多次磨炼,比如配合台词,就得在对台词非常熟悉的情况下去做一些外部肢体的动作设计,这样才能够显得自然。

新京报:第一次出演舞台剧并作为形体设计的经验,会对你未来的舞蹈创作有何启迪?

王亚彬:对于舞剧创作而言,文本尤为重要。因此未来我还是会在经典小说原著改编等方面去寻找更多有趣的剧本。经过这次的戏剧排练和演出,我也希望未来可以做一些戏剧和舞蹈相结合的舞台剧。在《弗兰肯斯坦》首轮北京演出结束后,我也即将去排演自己工作室的作品《海上夫人》,希望在戏剧舞台上学到的东西可以立刻利用起来,将戏剧和舞蹈更好地结合,融合产生出一些新的内容。

舞台剧《弗兰肯斯坦》是英国剧作家尼克迪尔改编自女作家玛丽雪莱1818年创作的西方首部科幻同名小说,此次中文版由英国导演多米尼克德罗姆古尔和中国导演李任执导,袁弘、郑云龙、闫楠、王茂蕾联袂领衔主演,他们四人分别在不同的场次交替扮演“弗兰肯斯坦”与“人形生物”,来体验相互间对立又依存的人格。

除了四位男主演外,该剧的其他角色演员也非常值得关注,剧中由黄宏饰演的老人德拉西虽然双目失明,但内心却无比的善良和宽厚,而编舞兼形体执导王亚彬不仅针对三位人形生物(袁弘、郑云龙、闫楠)各自不同的性格与舞台表现力设计了肢体动作,让他们舞台上爆发出不同的戏剧感染力,由她本人出演的女人形生物也以女性视角重新解读了人形生物悲怆的命运,尤其在双人舞中,王亚彬通过舞蹈语言精准地传递出人形生物对于爱的渴望与想象。记者专访王亚彬,揭秘形体创作的幕后故事。

很多中国观众曾通过“新现场”在影剧院看过英国国家剧院现场的高清版《弗兰肯斯坦》放映,那是导演丹尼博伊尔2011年执导的版本,由“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和约翰尼李米勒主演。2018年,奥哲维文化总裁李琮洲从英国国家剧院原版编剧尼克迪尔手上买下剧本版权,决定制作出中文版《弗兰肯斯坦》。

今年年初,王亚彬接到制作人李琮洲的邀请,希望她担任《弗兰肯斯坦》的编舞及形体设计。带着对这部作品的喜爱,王亚彬在前期做了很多必要的功课,除了阅读剧本以外,她还阅读了玛丽雪莱《弗兰肯斯坦》的原著,以及关于玛丽雪莱本人的英文版记述,同时还看了多个版本《弗兰肯斯坦》的电影。王亚彬回忆,在创作过程当中,主创团队采取很多种工作方式,除了前期线上的剧本围读外,当剧组开始进入线下排练时,也开设了形体工作坊,同时进行编舞及形体设计,不断地积累素材。

中文版《弗兰肯斯坦》,王亚彬首先在肢体方面做出不同于原版的创新。在她看来,剧本只是一个框架,这些加入到中文版《弗兰肯斯坦》的演员们,在形体方面其实有着更多突破的可能。王亚彬表示,因为每一个人形体本身的状态以及个人气质都非常不同,那么需要根据每一个人不同的特质来进行创作。“比如这个剧中前20分钟,我们基本上是通过肢体语言在讲述人形生物的诞生,他如何接触人类,如何了解人类社会,如何面对生存环境,如何认识人物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对待彼此的表达方式,这一切其实都非常有助于在形体方面有一定创新的表现。”

同时王亚彬强调,在原版作品中,英国国家话剧院的舞美设计,是以一个非常具象的方式来设计整个人形生物的成长过程。“他们在场景当中有非常明确的舞美提示,如当他进入到自然环境当中,认识到自然环境当中有雨,他们就真的有雨落下来,真的就有青草从地面生长出来等,非常写实。这不仅容易让观众理解,对于演员的表演来说也相对容易得多。”在中文版《弗兰肯斯坦》的舞台上,王亚彬希望将演员肢体的表演力发挥到一个极致,因为最终还是要依靠演员通过无实物表演,去表达环境当中他所经历的一切。“正如人形生物接触到的雨水,晒到阳光,水洼里看到自己,这些自然环境的感受都需要演员无实物表演。因此,无实物且没有实际置景的配合下,肢体表达就变得尤为重要,只有透过演员的肢体表演,才能让观众明白或理解到人形生物的感受,我们在肢体方面做了很多的尝试。”

在编舞方面,王亚彬可谓非常严格地遵照导演的意图去完成创作,如剧中人形生物与女人形生物一起完成的双人舞,就是导演想象出来的。王亚彬表示,当时导演希望透过女人形生物,让人形生物感受到一种同伴的存在与温暖,意识到原来是可以透过这样的方式去认识到同类的存在,所以这段舞在编创的时候,王亚彬也非常地小心。她觉得作为舞台剧,切忌把戏剧当中的舞蹈做得太舞蹈化,那样会让观众觉得更像是舞剧。在王亚彬看来,中文版《弗兰肯斯坦》是要让肢体可以更好地辅助于人物展现,这也是特别大的一个难点。

新京报:作为戏中“女人形生物”的扮演者,你是如何解读这一形象与整部作品之间的关系?

王亚彬:其实她是男人形生物的想象,这与主题息息相关。男人形生物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开始慢慢认知世界之后,他也渴望得到一个与自己近似的同伴,而女人形生物就是在这样一种想象与幻想当中出现的。

这中间有几个关键的节点,首先是人形生物在梦境当中,梦到了女人形生物,并且感受到了男女之间的一种温暖,肢体上有了接触。这一切与他在德拉西老人小屋里所看到阿加莎和菲利克斯那对非常相爱的夫妇有关系,促使他也渴望有一个伴侣的陪伴,于是梦到女人形生物。当她出现在梦境当中的时候,非常的轻盈飘逸。

王亚彬:当女人形生物最开始出现的时候,要让人形生物感受到一种爱的力量,进而显露出他对于爱的渴求,同时又要像精灵一样引领着他去感受一些非常不同的温暖。后来当维克多最终把女人形生物创造出来的时候,那一刻,其实对于演员肢体细节的控制尤为重要。比如,女人形生物的眨眼是非常缓慢的速度,这些细节会让观众感受到她的意识并未完全被注入,她的身体始终保持一种形态而不僵硬,跟随着人形生物以及维克多在身边表演时,要去做一些柔软的配合。我们还有一些细节上灵动的处理,这些都是为了更好地让女人形生物看上去更真实,超乎人类的想象。

王亚彬:女人形生物出现的段落处理以及编舞理念上都有不同。原版的编舞给人一种非常直白、非常强烈的感受,我们中文版的处理方式则非常具有东方审美,温婉且静谧,同时也有非常厚重的情感灌注在里边。

王亚彬:点睛与链接,她是男人形生物的一个对照,她的存在以及被毁灭使这个故事的戏剧冲突显得更加尖锐和锋利。

王亚彬:这一段导演有要求,希望透过女人形生物去让他感受到比如拥抱的温暖、身体的重量,对视之间的思想沟通等。这里我用到几次不同的接触方式也是逐层递进的,让人形生物逐渐去感受到自己所希望拥有的感觉。双人舞当中,我们用了极简的动作方式,没有特别反复地去进行编排,因为还是要保证角色在戏剧表演当中符合人物特征,而不是在表演当中,突然之间就跳了一段非常唯美的舞蹈,不是这样的概念。我们对于每一个步伐、每一个目光的接触、每一个指尖的触碰的设计都是极简的,但依然可以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王亚彬:我觉得戏剧和舞蹈非常相像,都是讲究“控制”。戏剧舞台上,演员们要控制自己的嗓音、情绪的表达,这与我们舞者在舞台上,去控制自己的肢体是一样的道理,但是不管以哪种方式,最重要的还是要让人物内心和外在形式匹配精准,这一点其实特别重要。另外,在舞台上表演时,无论哪种形式,其实传达的是人的内心世界,那么形体上需要经过多次磨炼,比如配合台词,就得在对台词非常熟悉的情况下去做一些外部肢体的动作设计,这样才能够显得自然。

新京报:第一次出演舞台剧并作为形体设计的经验,会对你未来的舞蹈创作有何启迪?

王亚彬:对于舞剧创作而言,文本尤为重要。因此未来我还是会在经典小说原著改编等方面去寻找更多有趣的剧本。经过这次的戏剧排练和演出,我也希望未来可以做一些戏剧和舞蹈相结合的舞台剧。在《弗兰肯斯坦》首轮北京演出结束后,我也即将去排演自己工作室的作品《海上夫人》,希望在戏剧舞台上学到的东西可以立刻利用起来,将戏剧和舞蹈更好地结合,融合产生出一些新的内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